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

北京市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指标体系研究与测算
发布时间: 2014-08-04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索洛与丹尼森发现二战以后,美国的经济增长率要远高于生产要素投入的增长率。简单地说,就是过去投入1单位生产要素可以生产出1单位的商品,而现在投入1单位的生产要素却可以生产出1.5单位的商品。这就意味着投入和原来一样数量的资本和劳动力,生产出来的商品数量比以前要多。索洛(1957)从科技进步的角度解释了这种经济现象。也就是说,科技进步可以促进生产效率的提高,当生产效率提高时,在生产要素投入数量不变的时候,生产的产品数量会增加,从而解释了美国经济增长过程中产出增长率高于生产要素投入的增长率这种现象。索洛将生产率称为全要素生产率(TFP),是指所有生产要素的生产率,用来衡量科技进步的水平,即科技进步水平越高,全要素生产率就越高。而科技进步水平常常被用来衡量经济增长的质量,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增长主要是科技进步带来的,那么这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增长质量就较高,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增长主要是生产要素投入拉动的,那么这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增长质量就较低,并且很难持续下去。为了衡量经济增长是由科技进步带来的还是由生产要素投入的增加带来,一般以全要素生产率除以经济增长率,即可得到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而我国的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是指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如当科技进步贡献率为0.3时,表明经济增长的30%是由科技进步带来的,而70%是由生产要素投入的增加带来的。   
为了科学合理的测算北京市科技进步贡献率,本文利用索洛余值法(参数法、非参数法和引入R&D无形资本法)和标准供给系统方法对北京市总量和分行业的科技进步贡献率进行了测算。在总量层次上,北京市科技进步的贡献率总体上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
同时,北京市分行业的科技进步贡献率测算结果表明:分行业的测算结果与国内外的研究结果相似,科技进步贡献率出现较多负值,且奇异值较多。如第一产业出现科技进步贡献率远大于1的情形,由于农业劳动力转移,导致第一产业就业出现逐年减少的趋势。此外,许多年份的固定资产也是减少的,而第一产业的增加值是逐年增加的,这就造成了一种假象,即第一产业的生产要素(固定资本与劳动)的投入对第一产业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负,而由于科技进步贡献率与要素投入贡献率之和为1,这就导致估计出来的科技进步贡献率大于1。交通运输业来讲,固定资本投资增长的速度远远高于产出增长的速度,这就导致估计出来的生产要素(固定资本与劳动)的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大于1,而由于科技进步贡献率与要素投入贡献率之和为1,这就导致估计出来的科技进步贡献率为负。
最后,基于以上的研究,本研究提出以下政策建议:一是,建议委托第三方机构发布北京地区科技进步贡献率数据,最好能同时利用引入R&D无形资本和标准系统供给系统等多种方法的测算结果综合发布。二是,鉴于分行业测算结果不理想,分行业科技进步贡献率相对不成熟,不易公布。三是,加强对R&D资本化研究,尝试建立R&D卫星账户,发布相关数据。从国民核算角度,来衡量北京科技进步的贡献,而且该数据符合客观事实规律,能更好的体现北京科技贡献.
关键词:科技 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