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

“科技创新中心国际论坛2016”实录
发布时间: 2016-12-29        

海纳百川  汇集众智  扎实推进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科技创新中心国际论坛2016”实录

初冬的北京,寒风向人们徐徐袭来,但在裕龙国际大酒店,一群能工巧匠为勾画科技创新中心集思广益,燃烧着创新的激情,迸溅出智慧的火花。

1123-24日,我中心主办的“科技创新中心国际论坛2016”隆重举行。来自国家科技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北京市科委、北京市科研院,以及德国、荷兰、日本等数十位国内外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和企业代表齐聚一堂,以“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扎实推进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为核心,在全球视野下,围绕创新创业、体制改革和协同发展三大主题进行深入交流与研讨,共同探索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新思路、新方法、新路径。

1123上午:主论坛“创新驱动与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鲤鱼跳龙门”是中国传统神话故事,国务院参事、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用这个故事,形象解释了创新服务在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的重要性。他指出,鲤鱼跳过龙门是成功的象征;假如鲤鱼游水的水位离龙门有十丈、八丈高,再好的鲤鱼也跳不过龙门;假如水位抬的足够高,千千万万鲤鱼都能够跳过龙门。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重点是“抬高水位”,让千千万万鲤鱼跳龙门。“水位”就是创新服务,核心问题是要优化资源配置、激发内生动力、创造条件和成功的机会。

中央和地方联动是推进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关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部长吕薇指出,破解地方政府难以协调中央资源的问题,必须加强中央和地方分工合作。在中央政府层方面,要充分发挥宏观方面的引领作用。在地方政府方面,要紧密配合中央,打造有利于创新的生态环境,吸引更多更高层次的创新要素,促进重点产业群的共性技术研发、科技成果转化和技术的产业化应用,加强创新成果共享。

集聚功能、原创功能、驱动功能、辐射功能、主导功能是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应具备5个核心功能。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主任张士运提出要把握5大重点、统筹当前和未来、找准当前的突破点。在集聚功能上,大力构建创新创业生态;在原创功能上,加强国家实验室和重大基础设施上建设;在驱动功能上,大力推进科技服务业;在辐射功能上,重点做试验基地或者中试基地;在主导功能上,大力促进知识产权的全球布局。

对于北京如何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伍建民副主任认为,有5大重点任务。一是进一步打造中关村科学城、怀柔科学城、未来科技城等三大发展空间载体。二是技术创新方面要实施技术创新跨越工程,更好支撑北京加快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三是更好地服务于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培育世界级创新性城市群。四是加强全球合作,构筑开放创新高地。五是深化全面创新改革,形成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

说起科技创新,大家很容易会联想到北京的中关村,那么,中关村发展的现状如何?在创新驱动发展过程中,中关村有着哪些做法和经验?中关村在全国科创中心建设中的职能和任务是什么?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创新处处长孙晓峰一一作了解答。她介绍说,中关村发挥了科技的第一生产力和创新第一动力的作用,催生了以互联网、跨界融合创新和分享经济为代表的新增长点。中关村率先实施企业境外并购外债管理和外债宏观审慎管理改革试点,实施创业工程的引领工程,形成了天使投资人、创新型孵化器和创科组织等组成的创业新的生态,支持企业走出去,在美国硅谷建立了中关村硅谷创新中心,设立了企业国际化发展专项资金和中关村并购母基金,与斯坦福相关研究机构合作设立了基金,支持企业在海外设立境外的分支研发机构,知名的创业服务机构都已经在中关村落地。孙晓峰指出,发展创新型经济,更加需要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才能赢得发展的主动权,要把握时代的特征,树立全球视野,持续优化创新创业生态系统,构建政府市场社会联合治理格局。

 

1123下午:分论坛1“创新创业

创新创业是推动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关键动力和应有之义。

继众创空间提出之后,创业、创业孵化这样一些概念逐渐被大家所熟悉,创业生态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颜振军认为在一定程度上说,众创空间是一种孵化器,好的众创空间把传统孵化器里做的并不完善的环节做好了,有的做到了极致。虽然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有很多经验,但在创业生态方面,还存在一些缺陷,最大的问题是资源错配,将创新和创业所需要的资源并没有被配置到合适的主体上。需要发挥好政府的调节作用,与市场、社会协同起来,弥补市场不足,市场能做的事让市场来做,营造良好的创业生态环境。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现阶段用的频率较高的一个词,政府出台许多激励政策。但是中关村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会会长梅萌为大家揭示了创新创业令人深思的另一面。他担忧的第一点,创新创业不应该靠政府搞运动式的推动,创新创业有它自己内在的规律,如果靠搞运动式的推进,可能会出现很多负面东西。第二点担忧,由于报喜的比较多,给的温暖太多,创业者心态发生了不太好的变化,其实创业是成功率很低的一件事。第三点担忧,创业者估值偏高,风险投资有泡沫。他提出,用科技服务业来支撑创新创业,来服务于创新创业。科技服务是政府为主体,科技服务业主体是企业,现阶段只靠科技服务会有许多局限,应该用科技服务业来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美国IBM公司具有百年的辉煌发展史,IBM中国政府创新研究院院长李涛为大家介绍了IBM转型和发展经验。IBM转型方法主要是以战略为纲,以价值观为领,通过建立卓越的业务流程、基于价值观的企业文化,信息技术的支持的转型框架。IBM转型成功核心是创新,用三个词来总结:一是“善工”、二是“善制”、三是“善世”。

一谈到“工匠精神”,大家首先想到德国。德国以产品的高品质和工程师的严谨而闻名。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系统与创新研究所政策产业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Rainer Frietsch介绍了德国的高品质产品的文化渊源。注重应用的教育体系促进了德国制造业的发展。德国开办了许多应用型大学,帮助学生提供一些理论知识加上实践的机会。较为完善的资格认证体系和专利制度为德国制造业的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

1124上午:分论坛2“协同发展”

服务区域发展战略,构建协同创新开放共享新格局,是加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必然要求。

在北京如何成为全球有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问题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陈剑认为,要塑造批判的精神,要建设批判型公民社会;要吸引世界一流的科技人才,让创新创业企业能在北京找到栖息地;要推动产学研更好的结合,充分发挥北京密集智力的引领作用;要形成有利于创新推动的体制和机制,建设法治社会,尊重知识、尊重产权、尊重人才、尊重创新。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国家重要发展战略之一,从协同创新角度来讲,重点要强调创新主体相互之间的合作,大学、科研机构、企业多元主体协同互动,形成网络创新的模式。天津科学学研究所所长李春成认为,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要强化三地功能定位的耦合,形成产业、创新分工联动。要构筑跨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包括构建区域协同创新实体或载体架构、区域协同创新要素架构、区域协同创新制度架构等。

日本公益财团法人环日本海经济研究所调查研究部部长新井洋史介绍了日本建设首都圈总体思想的转变过程。一开始,是疏解东京过密的功能,特别是工厂、大学。但是很多人对大学疏散提出不同想法,因此,目前日本首都圈建设思想是“不是分散,而是在圈内建立多个核心然后互相对流”。在首都圈内设置几个中心,发挥各自的功能特色,实现互相的交流,也就是对流。从以往的“一对多”到“多对多”,从“集中分散”到“对流”。这对中国京津冀协同发展具有参考意义。

1124日下午:分论坛3“体制改革”

深化全面创新改革是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制度保障。

建设国家科技创新中心,必须深化体制改革,推进科技治理现代化。中国政府离科技治理现代化的道路有多远?如何深化政府科技治理体制改革的基本取向?科学界定政府在科技创新中心中的角色定位,是推进科技治理现代化的关键问题。北京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学术活动部主任李志东认为,政府在科技创新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比如两弹一星、青蒿素,实际上都是上世纪在政府主导下产生的,中关村的建设、1+6平台的建设也是政府主导下推进的,创新政策为科技创新营造了很好的环境。

李志东提出,深化政府科技治理体制改革的基本取向有两方面:一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在科技创新战略顶层设计、基础研究、创新基础设施建设、人才的培养和集聚等市场失灵的领域发挥作用;二是理顺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很多事情要依托中央的支持,北京应该积极的锐意改革、大胆创新、先行先试,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争取成为国家科技溢出地。

智慧启迪之沃土,思想碰撞之乐园。让“科技创新中心国际论坛2016”产生的思想火花,在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历史进程中更加绚丽多彩。
关键词:论坛 科技 国际